歡迎觀臨!請認準返傭網唯一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主頁 > 期貨機構公告 >

國企高管覺“起點太低”挪用數千萬公款炒期貨

2019-04-18 08:03

廣州日報訊(全媒體記者湯南通訊員海紀宣)假如當初,利用炬華公司挪用煒鵬公司的資金用于期貨投資虧損后,我能有所警覺,及時收手,向公司坦白,就不會導致后面窟窿越來越大,...

  廣州日報訊(全媒體記者湯南通訊員海紀宣)“假如當初,利用炬華公司挪用煒鵬公司的資金用于期貨投資虧損后,我能有所警覺,及時收手,向公司坦白,就不會導致后面窟窿越來越大,以致錯誤無法挽回,我非常后悔自己的所作所為。”這是廣州煒鵬化工產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煒鵬公司”)原總經理江開偉的懺悔。2018年11月14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廣州煒鵬化工產品有限公司原總經理江開偉涉嫌挪用公款一案開庭審理,目前,該案正等待法院判決。

  2018年4月3日,收到廣州市監委指定管轄的江開偉涉嫌職務犯罪案相關線索后,海珠區監委立即立案調查,并獲準對其采取留置措施。這是海珠區監委成立后的第一例國有企業管理人員留置案、第一例以挪用公款罪名移送起訴的案件,也是海珠區監委調查的第一例涉案金額過億元案件。

  2015年6月,全資國有公司廣州市塑料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塑料集團)成立了全資國有子公司煒鵬公司,江開偉時任煒鵬公司總經理助理,很快位至總經理。

  然而,江開偉的家庭條件卻讓他覺得自己“起點太低”:妻子無經濟收入,母親長期患病,弟弟欠下賭債……對比其他人,江開偉的內心無法平衡。他認為,要走“捷徑”才能盡快改善“相形見絀”的生活條件。

  起初,科班出身的江開偉憑借自己對國際貿易、金融期貨的了解,持自有資金在上海黃金交易所進行黃金期貨交易,并小有斬獲。于是,他打算“加大投資賺更多的錢”。苦于手頭無甚閑錢,公司生產經營大權在握的江開偉便打起了“挪用公司資金”的主意。

  “由于煒鵬公司上面還有塑料集團監管,我不可能直接從煒鵬公司拿錢去投資,于是就想到了成立自己的公司,通過三方貨轉的方式,把煒鵬公司的錢轉到自己的個人賬戶上。”江開偉在接受調查時交代。

  2016年7月,江開偉以妻子的名義成立了茂名炬華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炬華公司”),通過在煒鵬公司、炬華公司、第三方公司之間,以連續買賣貨權的方式互相簽訂采購合同。

  江開偉利用負責煒鵬公司采購、銷售等公司全面業務工作的職務便利,以預付全額貨款的方式,將煒鵬公司的經營資金支付到炬華公司,再將資金從炬華公司賬戶分多次轉到其本人和妻子賬戶。他利用貨權買賣的供貨時間差,將資金用于其個人的期貨、股票交易后,返回部分資金用于后續正常的貨權買賣,以此達到自己牟利的目的。

  由于炬華公司并沒有經營資金,交易中實際所產生的虧損最終還是由煒鵬公司承擔。隨著期貨交易虧損越來越大,為了掩蓋自己的違法行為,維持期貨交易,江開偉又委托代理機構成立了廣州凌華化工有限公司、廣州雷克化工有限公司來取代第三方公司,將所有的交易環節都控制在自己手中,以此來加快三方轉貨和資金調撥的效率,擴大資金的挪用。

  江開偉通過不斷做大煒鵬公司賬面上的銷售額和利潤,制造出公司欣欣向榮、蒸蒸日上的假象,以此來掩蓋自己挪用公款的事實。然而,事與愿違,增開的公司并沒有幫江開偉扭虧為盈。直到事發,江開偉挪用公款一案已造成煒鵬公司國有資產損失6800余萬元,江開偉企圖瞞天過海來為自己牟利的“如意算盤”,最終變成了難以填補的“無底洞”。

  即使在期貨投資虧損的情況下,江開偉的享樂心態絲毫未受影響,他還利用挪用的資金為自己購入了豪華轎車和房產。

  2018年6月15日,江開偉被廣州市塑料工業集團開除黨籍、解除勞動合同。海珠區紀委監委及時以查封、凍結等方式追回江開偉違紀違法所得購房款和一輛豪華轎車。

  廣州日報訊(全媒體記者湯南通訊員海紀宣)“假如當初,利用炬華公司挪用煒鵬公司的資金用于期貨投資虧損后,我能有所警覺,及時收手,向公司坦白,就不會導致后面窟窿越來越大,以致錯誤無法挽回,我非常后悔自己的所作所為。”這是廣州煒鵬化工產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煒鵬公司”)原總經理江開偉的懺悔。2018年11月14日,廣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對廣州煒鵬化工產品有限公司原總經理江開偉涉嫌挪用公款一案開庭審理,目前,該案正等待法院判決。

  2018年4月3日,收到廣州市監委指定管轄的江開偉涉嫌職務犯罪案相關線索后,海珠區監委立即立案調查,并獲準對其采取留置措施。這是海珠區監委成立后的第一例國有企業管理人員留置案、第一例以挪用公款罪名移送起訴的案件,也是海珠區監委調查的第一例涉案金額過億元案件。

  2015年6月,全資國有公司廣州市塑料工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塑料集團)成立了全資國有子公司煒鵬公司,江開偉時任煒鵬公司總經理助理,很快位至總經理。

  然而,江開偉的家庭條件卻讓他覺得自己“起點太低”:妻子無經濟收入,母親長期患病,弟弟欠下賭債……對比其他人,江開偉的內心無法平衡。他認為,要走“捷徑”才能盡快改善“相形見絀”的生活條件。

  起初,科班出身的江開偉憑借自己對國際貿易、金融期貨的了解,持自有資金在上海黃金交易所進行黃金期貨交易,并小有斬獲。于是,他打算“加大投資賺更多的錢”。苦于手頭無甚閑錢,公司生產經營大權在握的江開偉便打起了“挪用公司資金”的主意。

  “由于煒鵬公司上面還有塑料集團監管,我不可能直接從煒鵬公司拿錢去投資,于是就想到了成立自己的公司,通過三方貨轉的方式,把煒鵬公司的錢轉到自己的個人賬戶上。”江開偉在接受調查時交代。

  2016年7月,江開偉以妻子的名義成立了茂名炬華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炬華公司”),通過在煒鵬公司、炬華公司、第三方公司之間,以連續買賣貨權的方式互相簽訂采購合同。

  江開偉利用負責煒鵬公司采購、銷售等公司全面業務工作的職務便利,以預付全額貨款的方式,將煒鵬公司的經營資金支付到炬華公司,再將資金從炬華公司賬戶分多次轉到其本人和妻子賬戶。他利用貨權買賣的供貨時間差,將資金用于其個人的期貨、股票交易后,返回部分資金用于后續正常的貨權買賣,以此達到自己牟利的目的。

  由于炬華公司并沒有經營資金,交易中實際所產生的虧損最終還是由煒鵬公司承擔。隨著期貨交易虧損越來越大,為了掩蓋自己的違法行為,維持期貨交易,江開偉又委托代理機構成立了廣州凌華化工有限公司、廣州雷克化工有限公司來取代第三方公司,將所有的交易環節都控制在自己手中,以此來加快三方轉貨和資金調撥的效率,擴大資金的挪用。

  江開偉通過不斷做大煒鵬公司賬面上的銷售額和利潤,制造出公司欣欣向榮、蒸蒸日上的假象,以此來掩蓋自己挪用公款的事實。然而,事與愿違,增開的公司并沒有幫江開偉扭虧為盈。直到事發,江開偉挪用公款一案已造成煒鵬公司國有資產損失6800余萬元,江開偉企圖瞞天過海來為自己牟利的“如意算盤”,最終變成了難以填補的“無底洞”。

  即使在期貨投資虧損的情況下,江開偉的享樂心態絲毫未受影響,他還利用挪用的資金為自己購入了豪華轎車和房產。

  2018年6月15日,江開偉被廣州市塑料工業集團開除黨籍、解除勞動合同。海珠區紀委監委及時以查封、凍結等方式追回江開偉違紀違法所得購房款和一輛豪華轎車。

關鍵詞:

上一篇:場外期貨配資卷土重來 “廣州博贏”合作“海證期貨”

下一篇:高奧士國際(08042HK)急升3成 創上市新高

聲明本站分享的文章旨在促進信息交流,不以盈利為目的,本文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不承擔任何責任。部分內容文章及圖片來自互聯網或自媒體,版權歸屬于原作者,不保證該信息(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圖片、圖表及數據)的準確性、真實性、完整性、有效性、及時性、原創性等,如無意侵犯媒體或個人知識產權,請來電或致函告之,本站將在第一時間處理。未經證實的信息僅供參考,不做任何投資和交易根據,據此操作風險自擔。本站擁有對此聲明的最終解釋權。

400-007-6171

聯系熱線

關注我們

掃描二維碼,關注愛返傭網官方微信,了解更多資訊動態。
新浪微博添加關注
在線咨詢 分析顧問微信客服
掃一掃添加微信
廣告合作Top
x

在線預約

x
長按圖片 添加微信公眾號
内部透码彩图